北马其顿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成为第30个成员国


病例1,系延吉市人,2019年10月份旅居美国,当地时间3月20日乘坐CA984航班(94K)自美国洛杉矶出发,于3月21日5时到达北京首都机场,当日转乘CA1615航班(32K),于23时10分到达延吉朝阳川机场。由延吉市政府指派专车送至延吉市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。3月26日出现发热症状,由120转运车送至延吉市医院发热门诊隔离医学观察并采样送检,实验室报告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后,转运至延边大学附属医院隔离病房治疗。3月27日,经省、市级专家组会诊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该病例省内同航班及同车转运的密切接触者12人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,其他国内同航班的省内一般接触人员已追踪管控到位,并已通报有关省份排查国际同航班外省相关人员。

病例2,系吉林市人,在法国务工,当地时间3月18日乘坐CA934航班(51D)自法国巴黎出发,3月19日12时50分到达北京首都机场,当日转乘CA1661航班(29L)于18时40分到达长春龙嘉机场。由吉林市政府专车送至吉林市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。3月21日,该病例核酸检测结果阳性,立即由120转运车送至市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,其体温正常,无异常症状,市级专家组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。该病例省内同航班及同车转运的密切接触者19人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,并通报有关省份排查国际同航班相关人员。3月27日,该病例肺部CT影像学检查显示有炎症改变,经省、市级专家组会诊,订正为确诊病例。

报道称,几名来自纽约州的医护人员告诉该媒体记者,急诊室和ICU的工作条件不断恶化,使得医护人员更加容易感染新冠病毒。由于口罩、防护服等供应有限,他们整天都穿着相同的防护装备。与此同时,呼吸机的匮乏可能很快就会让医护人员陷入痛苦的境地,因为他们要决定将呼吸机给谁使用。

“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”,美国纽约州蒙蒂菲奥里医疗中心的护士本尼·马修周四得知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,他很担心传染给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。

美国司法部称:“我们宣布对尼古拉斯·马杜罗·莫罗斯提出刑事指控,过去20年来,他与多名高级助手和‘哥武’保持了毒品恐怖主义的合作伙伴关系,试图令可卡因在美国泛滥,从而破坏我国国民的健康与福祉。”美国检察官杰弗里·伯曼表示,马杜罗和其他官员“明确打算用可卡因淹没美国”。

(3月25日,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疗中心,一名医务人员引导一名患者进入新冠病毒检测站。图源:美联社)

提醒广大群众,当前境外疫情形势严峻,输入风险不断增加,要提高防范意识,做好个人防护,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健康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3月26日报道,美国司法部指控马杜罗和该国14名现任及前任军政界高官试图让可卡因在美国泛滥,并为此与“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”(哥武)勾结多年。

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那么,在防护装备不足的工作环境下,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能否及时得到检测?一名纽约州的护士用实际经历给出了答案。